貫華庵 > 金聖歎研究室 > 金聖歎文集 > 第十九回回初總評

第五才子書施耐菴水滸傳卷之二十四

聖歎外書

第十九回

梁山泊義士尊晁蓋
鄆城縣月夜走劉唐

此書筆力大過人處,每每在兩篇相接連時,偏要寫一樣事而又斷斷不使其間一筆相犯。如上文方寫過何濤一番入此回,又接寫黃安一番,是也。看他前一番,翻江攪海,後一番,攪海翻江,真是一樣才情,一樣筆勢,然而讀者細細尋之,乃至曾無一句一字偶爾相似者,此無他,蓋因其經營圖度,先有成竹藏之胸中,夫而後隨筆迅掃,極妍盡致,祗覺幹同是幹,節同是節,葉同是葉,枝同是枝,而其間偃仰斜正,各自入妙,風痕露跡,變化無窮也。此書寫何濤一番時,分作兩番寫,寫黃安一番時,也分作兩番寫,固矣。然何濤卻分為前後兩番,黃安卻分為左右兩番。又何濤前後兩番,一番水戰,一番火攻。安左右兩番,一番虛描,一番實畫,此皆作者胸中預定之成竹也。夫其胸中預定成竹,既已有如是之各各差別,則雖湖蕩即此湖蕩,蘆葦即此蘆葦,好漢即此好漢,官兵一樣官兵,然而間架既已各別,意思不覺都換,此雖懸千金以求一筆之犯,且不可得,而況其有偶同者耶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

宋江婆惜一段,此作者之紆筆也,為欲宋江有事,則不得不生出宋江殺人,為欲宋江殺人,則不得不生出宋江置買婆惜,為欲宋江置買婆惜,則不得不生出王婆化棺,故凡自王婆求施棺木,以後遙遙數紙,而直至於王公許施棺木之日,不過皆為下文宋江失事出逃之楔子,讀者但觀其始於施棺,終於施棺,始於王婆,終於王公,夫亦可以悟其灑墨成戲也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