貫華庵 > 金聖歎研究室 > 金聖歎文集 > 第 二十二回回初總評

第五才子書施耐菴水滸傳卷之二十七

聖歎外書

第二十二回

橫海郡柴進留賓
景陽岡武松打虎

天下莫易於說鬼,而莫難於說虎。無他,鬼無倫次,虎有性情也。說鬼說到說不來處,可以意為補接。若說虎到說不來時,真是大段著力不得。所以『水滸』一書,斷不肯以一字犯著鬼怪。而寫虎則不惟一篇而已,至於再,至於三。蓋亦易能之事,薄之不為。而難能之事,便樂此不疲也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

寫虎能寫活虎,寫活虎能寫其搏人,寫虎搏人又能寫其三搏不中。此皆是異樣過人筆力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

吾嘗論世人才不才之相去,真非十里二十里之可計。即如寫虎要寫活虎,寫活虎要寫正搏人時。此即聚千人,運千心,伸千手,執千筆,而無一字是虎,則亦終無一字是虎也。獨今耐菴乃以一人、一心、一手、一筆,而盈尺之幅,費墨無多,不惟寫一虎,兼又寫一人,不惟雙寫一虎一人,且又夾寫許多風沙樹石,而人是神人,虎是怒虎,風沙樹石是真正虎林。此雖令我讀之,尚猶目炫心亂,安望令我作之耶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

讀打虎一篇,而歎人是神人,虎是怒虎,固已妙不容說矣。乃其尤妙者,則又如讀廟門榜文後,欲待轉身回來一段。風過虎來時,叫聲阿呀翻下青石來一段。大蟲第一撲,從半空徦舠N下來時,被那一驚,酒都做冷汗出了一段,尋思要拖死虎下去,原來使盡氣力,手腳都蘇軟了,正提不動一段。青石上又坐半歇一段。天色看看黑了,惟恐再跳一隻出來,且掙扎下岡子去一段。下岡子走不到半路,枯草叢中鑽出兩隻大蟲,叫聲阿呀今番罷了一段。皆是寫極駭人之事,卻盡用極近人之筆,遂與後來沂嶺殺四虎一篇,更無一筆相犯也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