貫華庵 > 金聖歎研究室 > 金聖歎文集 > 第三十一回回初總評

第五才子書施耐菴水滸傳卷之三十六

聖歎外書

第三十一回

武行者醉打孔亮
錦毛虎義釋宋江

此回完武松,入宋江,只是交代文字,故無異樣出奇之處。然我觀其寫武松酒醉一段,又何其寓意深遠也。蓋上文武松一傳,共有十來卷文字,始於打虎,終於打蔣門神。其打虎也,因「三碗不過岡」五字,遂至大醉,大醉而後打虎,甚矣醉之為用大也。其打蔣門神也,又因「無三不過望」五字,至於大醉,大醉而後打蔣門神,又甚矣醉之為用大也。雖然古之君子,才不可以終恃,力不可以終恃,權勢不可終恃,恩寵不可終恃。蓋天下之大,曾無一事可以終恃,斷斷如也。乃今武松一傳,偏獨始於大醉,終於大醉,將毋教天下以大醉獨可終恃乎哉。是故怪力可以徒搏大蟲,而有時亦失手於黃狗。神威可以單奪雄鎮,而有時亦受縛於寒溪。蓋借事以深戒後世之人,言天人如武松,猶尚無十分滿足之事,奈何紜紜者,曾不一慮之也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

下文將入宋江傳矣。夫江等之終皆不免於竄聚水泊者,有迫之必入水泊者也。若江等生平一片之心,則固皎然如冰在玉壺,千世萬世,莫不共見。故作者特於武松落草處,順手表暴一通,凡以深明彼江等一百八人,皆有大不得已之心,而不必其後文之必應之也。乃後之手閒面厚之徒,無端便因此等文字,遽續一部,唐突才子。人之無良,於斯極矣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