貫華庵 > 金聖歎研究室 > 金聖歎文集 > 第 三十九回回初總評

第五才子書施耐菴水滸傳卷之四十四

聖歎外書

第三十九囘

梁山泊好漢刼法塲
白龍廟英雄小聚義

冩急事不得多用筆、葢多用筆則其事緩矣。獨此書不然、冩急事不肯少用筆、葢少用筆則其急亦遂解矣。如宋江・戴宗、謀逆之人、决不待時。雖得黄孔目捱延五日、然至第六日、已成水窮雲盡之際。此時只須云、只等午時三刻、便要開刀、一句便過耳。乃此偏冩出早辰先着地方打埽法塲、飯後點士兵刀仗劊子、巳牌時分、獄官禀請監斬、孔目呈犯繇牌判斬字、又細細將貼犯繇牌之蘆席、亦都描畫出來。此一段是牢外衆人打扮諸事作第一段。次又冩匾[註]扎宋江・戴宗、各將膠水刷頭髮、各綰作鵞梨角兒、又各挿朶紅綾紙花、青面大聖案前、各有長休飯、永別酒、然後六七十箇獄卒、一齊推擁出來。此一段是牢裏打扮宋・戴兩人作第二段。次又冩押到十字路口、用鎗棒團團圍住、又細說一箇面南背北、一箇面北背南、納坐在地、只等監斬官來。此一段是宋・戴已到法塲只等監斬作第三段。次又冩衆人看出人、爲未見監斬官來、便去細看兩箇犯繇牌、先看宋江云、犯人一名某人、如何如何、律斬。次看戴宗云,犯人某人、如何如何、律斬。逡廵間、不覺知府已到、勒住馬、只等午時三刻。此一段是監斬已到只等時辰作第四段。使讀者乃自陡然見有第六日三字、便喫驚起、此後讀一句嚇一句、讀一字嚇一字、直至兩三葉後、只是一箇驚嚇。吾嘗言。讀書之樂、第一莫樂於替人擔憂。然若此篇者、亦殊恐得樂太過也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

此篇妙處、在來日便要處决、迅雷不及掩耳。此時卽有人報知山泊、亦已縮地無法。又况更無有人得知他二人與山泊有情分也。今却在前囘中、冩呉用預先算出漏誤、連忙授計衆人下山、至於於路數日、則恰好是事發遲二日、黄孔目捱五日、三處各不相炤、而時至事起、適然凑合、眞是脫盡印板小說套子也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

冩戴宗事發後、李逵・張順二人杳然更不一見。不惟不見而已、又反冩兩番衆人叫苦以倒踢之、眞令讀者一路不勝悶悶。及讀至虎形黑大漢一句、不覺毛骨都抖。至於張順之來、則又做夢亦夢不到之奇文也。-貫華庵-http://www003.upp.so-net.ne.jp/haoyi/guanhua/

 [註] 原文では「 」。意味と音からこの字を当てておく。